蒼夜凌雨

灵魂语者.自戏.

#微私设[与现实互通]

『作为一个守护天使,队友们的存活与否是很重的一个责任,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导局面偏向另一方。』

自从跟着master出道以后,这么几年已经很久没跟着蓝溪阁的大家一起去抢野图了,趁着放假,早早就通知了春易老近期抢boss记得带上自己,即便一个治疗在混战里起不了太大效果。

很幸运的在休假的第二天就收到了告知和入团邀请以及野图boss的附近座标,跟大团会合后根据团里的指示游离在战斗圈外围,机动性的辅助并配合着蓝溪阁的队友们,目不转睛的瞧着内圈缠斗的各家公会,突然身后一丝细不可闻的嘈杂传入耳中,打搅了自身的专注。

烦躁的蹙起眉并很快的意识到自己是被敌方打上了主意要先除掉的,趁对方还没来得及偷袭,一个翻滚离开了原地,即偷袭者的目标位置。接连几个跳跃和间歇的疾跑后,不仅甩不开那人,更是间接的渐渐发觉似乎有什么不对。
『…一个小队是吗?还真是锲而不舍。』两旁的草丛窸窣的声响和眼角余光瞟到的残影无一不警示着自己的危机。

「呼…居然被包围了…」倏地停下了疾跑的步伐,立在原地懊恼的长叹一声皱着眉细喃道,同时也仔细的听着周围细碎的脚步声,心里清楚那圈子是越来越以自己为中心收拢了。 焦急的心情更是越加沸腾,一个守护天使面对这样的围困,即便防御再高血皮再厚也会被磨死的,有几个能够全身而退……

『!』似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身形顿了顿。『如果当时徐景熙的灵魂语者放出一个天使威光的话,比赛的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猛然想起之前那场比赛后无数的评论,脑内也同时闪过自己master懊恼自责的神情、因追加自主训练而显得疲惫的姿态。

「啧。开什么玩笑,别以为治疗就好欺负了啊。」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不再充满迷茫的混浊,取而代之的是散发着坚决与自信的清澈。紧了紧握着战斧的手,随即施放攻击技能—天使威光。一道光环360°以自身为中心猛地炸开,圣洁的白色光辉直袭敌人而去,平时属于治疗的那暖和光芒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凌厉,原本打着主意困住自己的一个小队随着白光的消散早已被技能的击退效果直逼到一段距离以外。

点出显示屏看着上头代表着团里每个小队的光点,开启微型耳机上的通讯,敲了敲最接近自己的那个闪光。
「灵魂语者。坐标(1042,1659),五人。」
很快的,在附近的同伴就赶了过来,将战场交给人以后便赶紧离开回到了中央战斗圈,坚定的执着战斧,扛起队友生存的责任。

我,灵魂语者,是个守护天使。
但绝不是一个只会让队友护在后方的治疗!



太久没动笔拿个戏来练练手√
没法把帅气的感觉写出来真的好抱歉_(._.)_
唔下一次约莫就是回归了www

又是一发没节操的群宣(。・ω・。)ノ♡

明明新生代也很正常!!!
哎呀欢迎各位呢w
umm…话说回来…题外话来一个。
我终于,要回来填坑了x
其实很欢迎小天使们进来找我,然后催我的稿xxx

东皇夕何:

欢迎加入全职荣耀语c的大家庭|ω•`)
本群开卡拟不开物拟,群主说了就算是语c新人只要不是太过头也可以来|•ω•`)
卡拟是要写人设的,但不长|。•ω•)っ
本群cp其实就一对正常,真的,壁|д•´)!!
然后,祝大家愉快
群号:477840505

【盧劉】25公分算什麼!!

※OOC吧#嗯請各位看官自行琢磨#
※挾帶喻黃#
 @冰黎_榕酒花茶 的點文,有點偏題了千萬別打我啊orz,還是很甜的所以應該不要緊,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小鬼!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喝牛奶?”

“因為這樣才能長高啊!長得比小別前輩還高!”

===========================

盧瀚文自從喜歡上劉小別之後就一直有個煩惱在他腦內揮之不去…

當他們倆站一塊兒的時候,盧瀚文看起來就很明顯的矮了一顆半頭。

雖然盧瀚文也發現這樣子的身高差很方便自己埋胸,但這25 cm的差距卻也導致自己就算踮起了腳尖也依舊親不到對方。

某天_

“隊長!我要請假!!”盧瀚文一早起床就跑到喻文州房間外敲門。

“你說什麼?”

“誒?黃少?!我走錯房了嗎?”開門的是睡眼惺忪的黃少天,這著實讓盧瀚文嚇了好大一跳,他稍稍倒退一步看了看房門旁的名牌。“沒錯啊!那黃少你怎麼在這?”

“你管我為什麼在這,我昨晚來睡覺的不行嗎?”被吵醒的黃少天語氣不悅的說。

“少天?瀚文?怎麼了?”拿著毛巾看起來像是剛盥洗完的喻文州走到門前,詢問隊裡大小劍客的同時,手裡的濕毛巾就往黃少天的臉抹去。

“我今天能請假嗎?”盧瀚文又重申了一次目的。

“請假?有什麼事?”喻文州不解的反問。

“我想去B市,可以嗎隊長?”盧瀚文一臉希冀的看向喻文州。

“你去B市幹嘛?找微草的那個劍客?”黃少天擦完臉之後又插入了話題。

“少天,他的名字叫劉小別。”喻文州無奈的揉了揉黃少天的頭。“然後瀚文,你真的是去找小別的?”

“嗯!”盧瀚文大大的點了點頭。

“好吧。那你明天訓練加一次喔。”喻文州想一想接著這樣說道。

“嗯嗯!沒問題!!還有隊長你能不能幫我打給王隊讓他放小別前輩假?”

“這個嘛…我就沒辦法幫忙了。”

“喔…那我去訂機票了!”拋下這句話的盧瀚文乾脆的又回去自己房間。

B市微草_

“王杰希前輩!!”盧瀚文到了微草後居然第一個去找王杰希。

“盧瀚文?你怎麼會在這裡?”王杰希看到眼前這孩子不禁皺了皺眉頭。

“我來找小別前輩的!王隊今天能給他放假嗎?”

“嗯?為什麼?”

“呃呃…因為那個…我想出去玩兒,可是隊長和黃少說他們今天很忙必須待在戰隊裡,所以我就來這兒找小別前輩陪我了!!”盧瀚文飛快的編出了一個似是非是的理由。

『我總不能說是要拉人去約會吧?!所以,隊長、黃少,對不住了!!把你們說的這麼不負責任是我的錯,但為了我的幸福著想,只能犧牲一下你們的名譽了!』盧瀚文在心裡不止的OS。

“那兩個也真是夠不負責任的。好,我放小別一天假。他最近也有些浮躁了,放天假讓他調整一下。”王杰希微加思考後說。

“謝謝王隊!!”
_

“小別前輩!我來找你玩啦!”得到王杰希允許的小朋友迅速的蹦噠到劉小別旁邊。

“誒?!是你啊…等等!你在這幹嘛?”劉小別先是被嚇了一跳,而後才反應過來。

“王隊讓你放假!陪我出去玩兒!”盧瀚文拉著人的手臂不停的晃呀晃的。

“…好吧。”劉小別懷著"反正隊長都准假了,不放白不放"的心態應了下來。

“那咱們去哪?”盧瀚文得到肯定答覆後開心的在劉小別邊上繞著圈。

“不是你找我出去的嗎?!怎麼會問我去哪?”

“嗯…遊樂園!!”盧瀚文雙眼放光的盯著對方。

“果然還是孩子吧,算了。”劉小別順著高度拍了拍少年的頭。

“好!走吧!還有我還在長高呢,拍了就長不高了!”盧瀚文趕緊護住自己的頭。

遊樂園_

到了遊樂園之後,劉小別藉著人潮的掩護,主動的牽過了盧瀚文的手。

“小別…前輩?”盧瀚文向劉小別投以一個疑惑的眼神。

“怕走散了而已,會很麻煩。”聽起來倒像是負責任的大哥哥會說的話,如果無視於那微微泛紅的耳根而言。

“嗯嗯,那要牽好,不能放開喔!”說著盧瀚文自己翻轉了手掌,扣住對方修長的指。

以盧瀚文現在的年紀,到遊樂園玩不外乎就是玩些刺激類的。

又一次從自由落體解脫的劉小別整個人看起來面如死灰,作生無可戀狀。

“小別前輩,你還好嗎?”玩了那麼多對劉小別來說是地獄折磨的設施,盧瀚文依舊如同一開始那樣活蹦亂跳。他跑去販賣機買了一瓶飲料,然後遞給劉小別。“等下去玩摩天輪吧,和緩些。”

“摩天輪?這種東西我以為你早該是不喜歡的年紀了。”劉小別接過飲料有點不可思議的看向對方。

“還好吧?小別前輩不喜歡嗎?”盧瀚文故作失望樣。

“不會,我覺得還行。那休息一下就去吧。”或許是不忍心看到他小情人失望的樣子,也可能是怕再度被拉去玩可怕的設施,劉小別妥協了。

“好!!”

摩天輪的排隊人潮很多,但他們卻很快就排到了,大部分的原因嘛…

“誒?帶弟弟來玩的嗎?小朋友好可愛呀!!”

“兄弟?好有愛!!!”

“是好哥哥呢,還帶弟弟到遊樂園玩。”

並不約而同好心的讓他們往前一位。

諸如此類的言語讓盧瀚文聽了快抓狂,但劉小別並沒有給他反駁的機會,趕緊捂住他的嘴巴然後和別人道謝同時還光明正大的插著隊。

至於另外就是…

“…小盧?!”

“!噓…姐姐你們小聲點,被發現就不好了!”盧瀚文嚇了一大跳,轉過身確定對方是在叫他,於是把食指放在唇上要人別太大聲。

“所以…另一個是劉小別嗎?!”其中一人壓低了聲音這樣驚喜的問道。

“是。”劉小別言簡意賅的說。

“天啊,居然可以在遊樂園巧遇劉盧!要炸了!我必須去跑圈冷靜一下!”女孩子瞬間激動了起來。

“盧劉!”

“誒?小盧你剛才說什麼?!”兩個小粉絲有點驚訝。

“雖然很高興你們支持我和小別前輩在一起啦!但是…唔唔!!”盧瀚文才反駁到一半就被滿臉通紅的劉小別捂住了嘴巴。

“yoooooo所以原來真是盧劉嗎?!!”

不能出聲的盧瀚文用自由的頸部用力的大大點頭。

“真的啊哈哈哈!啊對了,能幫忙簽個名嗎?”

“好。”

簽完名之後,兩人半推半就的又往前了一個排序。
_

“喂,你不要那麼招搖成嗎!”摩天輪上,劉小別整理好思緒後語氣不善的斥道。

“好啦…可是、可是我也沒說錯啊!而且我真的很開心,小別前輩你不要那麼兇嘛…”盧瀚文微抑著頭委屈的說,邊說還一邊用眼角餘光瞄向對方。

“欸你、算了…”劉小別看到他的神情也不捨得再訓示下去。

然後接著就是一片沉靜,一直到摩天輪上升到最頂端為止。

“盧瀚文你坐下啊!會失去平衡的!”劉小別一看盧瀚文站了起來就趕緊要他坐下來。

然而盧瀚文少見的罔顧他說的話堅持繼續原本的動作。

“小別前輩…我、一直很不甘心,為什麼我那麼晚出生?如果早點出世的話年齡差距就不會那麼大了。為什麼我們不能早點認識?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相處。為什麼我不能長高一點?每次都被說是兄弟從來不是像戀人。為什麼…”盧瀚文坐到劉小別旁邊憤憤的說,放在腿上握緊的拳頭像是要把指甲嵌入手掌般用力。

第一次看到如此脆弱的他,劉小別有些不忍。在劉小別的印象裡,他就算跌倒了輸了也總是堅強的站起來再戰一場。

猶豫了一會兒,他伸出雙手抱住身旁略顯嬌小的身體,把人緊握住的拳頭攤開。“都已經在一起了你還有什麼不滿。不就是身高問題嗎,你才多大,一定還會長高的。”

“可是差了25公分,要什麼時候才能追到。而且這樣的身高差,我都不能像隊長那樣稍微一低頭就能親到黃少,我就是踮腳也親不到你!”盧瀚文不服氣的噘起嘴。

“哈,這我有什麼辦法,不然你去找別人做你男朋友啊!”

“才不要!我只要小別前輩就好!”盧瀚文迅速的反駁回去。“對了!小別前輩你把眼睛閉上,給你個驚喜!”

“我警告你別亂來喔!”劉小別不由得警戒起來。

“不會不會!眼睛閉上就是了!”

“喔。”說完,他輕輕的闔上了雙眼。

盧瀚文在劉小別眼前揮了揮確定他是真的閉上了眼睛然後才緩緩靠過身子,朝人紅潤的唇覆了上去。

閉上眼睛一陣後還不見對方有什麼動作正感到疑惑的時候,柔軟與溫熱貼上了自己的雙唇,驚得劉小別睜大了眼睛但隨後便重新闔上。

“嘿嘿、這樣就沒問題啦!身高也不影響了!”盧瀚文對著戀人笑得一臉得意且燦爛。

“隨、隨便你吧。”為了掩飾臉上的紅暈,劉小別扭過頭故意不看眼前開心的孩子。

“嗯,走吧!回去了!”待兩人重新回到地面,盧瀚文牽起劉小別的手就把他往外面帶。

摩天輪上那僅僅是唇瓣相貼的淺吻,雖然並不如舌吻來得熱情或激烈,但卻同時在兩人心裡深刻的烙下了甜蜜的印記。

end.

偏題了,我反省!!!【土下座】
然後我發現我真的好喜歡帶喻黃玩怎麼辦沒救了2333
還有這次應該是我最後一次用繁體字碼文了?因為現在簡體也打著習慣了w
最後,這個月底考試嘛大家都知道的畢竟期中了,那麼我要掰掰啦×
意思就是說我到暑假前的產出會非常非常非常之慢,就求多見諒啦!

全职语c——群宣

真的不來玩嗎? 群裡糖分可是足足的喔www

啊,對了,要猜猜我是哪個嗎?(輕笑)

知道的就別說了呦~(將食指擺在唇上示意著)

浅盏煜泫:

阅读事项:

1.这是语c的群宣,所以都是群里的大家码的,如果ooc了或者戳到什么雷点了请勿喷,毕竟这是大家努力码出来的,望理解。(慎戳)

2.下面都是大家为了这次群宣码出来的东西,请想加群的大家好好看看w,毕竟是大家辛苦码出来的

3.禁苏、娘,黄豆,不禁白,(小白可以找有时间的群里成员带带)

4.在最后会有空皮的名单以及门牌号,请不要大意的来吧w我们热烈欢迎你们w





兴欣战队:


乔一帆

       完成了今天的训练任务坐在电脑前长舒了口气,有些昏暗的训练室内只有自己面前一台电脑发出亮光】老板娘,沐姐,柔姐还有其他人都说有事要出去,还没回来吗?【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看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这么晚了……大家不会出事吧……要不要打电话给他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摩挲着】大家还不回来吗?


ps:【因为叶神有事的原因,所以这次的群宣看不到他的,抱歉】




蓝雨战队:


喻文州

       从摊在桌上的笔记本中抬起头来,捏了捏眉心正准备再看时却听到了门被叩响的声音,心下了然是什么事情,起身走到门边,在拉开门的同时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意“欢迎”


黄少天

     【拿着战队名单的半倚在桌子旁】啊啊…我说人怎么就这么少呢!咱们大蓝雨必须站在联盟第一位才对,就连人数也不能输人!唔…那我可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做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找队长讨论吧!毕竟队长是那么的聪明!【独自思考片刻后抬起头,视线正好与你相交,人冲着你灿烂一笑】呦!欢迎来到蓝雨!一起加油吧!【握起拳头朝你举起手臂意示你也与他做出相同的动作让两人的拳头得以碰在一起】


索克萨尔

微笑着缓步在丛林深处,目光随意瞥过四周心下已了然,右手不自觉的握紧法杖,杖顶的骷髅装饰闪烁着或红或黑的光芒已经道出了主人的戒备和防范


“都走到这里了,还是找不到吗?”   
   
暗叹一声摇了摇头,警戒着周围回身换了方向准备离开。转身时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洗察觉的弧度,左手不知何时已经凝聚了一团黑雾,猛地向留心已久的方向略去   
   
“比捉迷藏的话,你还差远了。”   
   
深处的悲鸣渐渐弱去,看着已经不复阴暗的森林呼了一口气,看着人惊魂未定的模样换上友善的笑容,弯下腰向人伸出手   
   
“已经没事了,走吧”   


卢瀚文

    【小小的人儿坐在电脑前面,手指在键盘上灵活舞动,屏幕上的角色便像拥有生命一样活跃了起来。三段斩、银光落刃,一串流畅的连招打出,眉眼也因为愉悦而绽开来。听到旁边的声音转过头去,眉眼弯弯带着笑容,少年人的声音清澈透亮。】嘿,蓝雨的各位前辈,来和我决一胜负吧!


许博远【蓝溪阁】

退出绝色的号,默默叹气,这样单纯的满足有多久没体验过了,勾心斗角的事果然不适合我。然而,想起蓝溪阁的朋友,想起喻队和黄少,想起小卢,想起蓝雨战队,这一切努力终究是值得的。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找到真正的归属感,蓝雨和蓝溪阁是个温暖有爱的大家庭,是我永远也割舍不下的地方,欢迎大家的加入。




微草战队:


王杰希

     (端坐在电脑前,屏幕那头手握灭绝星辰的角色在登录界面和自己四目相对,干脆利落的将账号卡拔出来放到一旁,用了数年的账号卡已经有了一些磨损的痕迹。指尖微微划过卡面,顺势后仰让身子靠在椅背上,十指相缠搭在面前沉声)
今天的训练尚未完成,希望微草的队员可以尽早回家。


刘小别

 手速是我的武器,但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训练,努力,变得更强
插卡,开战,取得荣耀
同期不被孙翔唐昊的光芒掩盖
同职不会输给卢瀚文和黄少天
我会用这双手来证明我,不,我们没有只是躲在队长的羽翼之下寻求庇护
剑指敌手,飞刀剑在我的手下已杀出一条血路
“赶紧的,就差你们没进组了。”


 高英杰
     【眼睛紧紧盯着屏幕,视线随着现场情况的变化而移动,右手操纵着鼠标,时不时通过精准的微操而调整攻击的方位,从而与队友完成默契的配合】yes!【随着boss的倒地,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扔下了鼠标,脸上不知何时挂上了微笑。右手一伸,就碰到了水杯,递到嘴边快速的灌了两口,随即又放了回去,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注意就再次回到了荣耀上,神情也重新变得认真了起来……口中喃喃道】
希望有更多的队友来陪我一起抢boss,那就一定不会无聊了吧。




轮回战队:


 周泽楷

    【专注地看着屏幕,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一组组日常训练,而后转过身,想要说些什么,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表达】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轮回…大家都很出色【微笑】期待你们【说着下意识地看向了江】


    江波涛   
     【微笑转头对上小周的视线,向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随后转过身来思索了一会才抬头道】或许小周的意思已经不用我来讲了呢,轮回的各位一直都很努力,在我眼里,轮回的大家是最出色,最强的。【手放在桌面上,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尚未插进电脑的帐号卡,在训练室里扫视着,看着其他人努力的样子欣慰地笑笑】无论结果如何,无论对手是谁,我永远相信轮回可以登上巅峰。【转了视角看向一旁低头训练的孙翔】我一直一直期待着更好的轮回,以及大家更精彩的表现。   


孙翔

  “靠!叶不修那个老混蛋!MD又把boss抢了!靠居然在boss只剩血皮的时候补刀!卑鄙!”在又一次和兴欣抢boss失败后,终于忍不住掀了桌,狂灌一口六个核桃,“还有那个方锐!靠!居然抢到最后一刀!小爷迟早要把你们都给挑了!”斗神光辉不败!话没有说出口,却暗暗握紧了拳……突然肩膀一痛,愕然扭头,见大家都站在身后。“努……”“队长的意思是努力,大家的站在你身后。顺便补充一下,我也是这么想的。”




霸图战队:


张佳乐

    【看着屏幕上荣耀的登录界面,操纵着浅花迷人这个号,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看到了那边有个狂剑士和弹药专家的组合。】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无法放下过去了?或许一直都无法放下。为了冠军,来到霸图。而冠军,也是我一直要去追求的东西。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奔赴荣耀么?


ps:【霸图威武雄壮的汉子们都请假了,也看不到他们的,抱歉】




雷霆战队:


肖时钦

   【“放心,副本这种小事情不用太过在意,我们的重点是在比赛啊。”“小事情?肖时钦,哈哈哈”...    青年眼看着屏幕中,一叶之秋手持着墨黑的却邪,周身环绕着七彩炫纹,向前飞驰。哈,还是那么有活力啊,不过,现在的我可不只是‘小事情’哦,我可是要让我的团队成为你们眼中不可磨灭,不能忽视的‘大事情’啊!】  从那一日起,相信自己的团队,那便成为了我胜利的信仰!那么各位,准备好迎接你们的‘大麻烦’了么?


戴妍琦    

【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要和队长还有他们一起继续努力啦!)这么想着的少女扬起嘴角小跑着,时不时傻笑着想着什么有趣的事,哼着小曲,不一会儿就来到训练室门前。刚掏出钥匙就被人猛地一拍肩膀"呜哇——哦哦,原来是你来啊"(惊魂未定的少女顺了顺气,随即拥抱来人"勉强饶了你的恶作剧,欢迎回家!"】


【以上皆是群成员码的,下面是空皮】



【人】

兴欣战队:

苏沐橙

安文逸

包荣兴

方锐

罗辑

唐柔

陈果

魏琛



蓝雨战队:

李远

宋晓

郑轩



微草战队:

许斌

梁方

晓云

袁柏清



轮回战队:

杜明

方明华

吕泊远

吴启

张益玮

佟林


霸图战队:

韩文清

白言飞

林敬言

秦牧云

宋奇英

郑乘风

季冷

李艺博

池轩


百花战队:

于锋

邹远

莫楚辰

曾信然

张伟

周光义

朱校平



雷霆战队:

方学才

程泰

鲁奕宁

张家兴

张奇狂



虚空战队:

盖才捷

葛兆蓝

贾世明

李迅

唐礼升

杨昊轩



烟雨战队:

楚云秀

 李华{

舒可欣

舒可怡

孙亮

冯向明

白祁 



义斩战队:

楼冠宁

顾夕夜

文客北

钟叶离

邹云海

宁远


神奇战队:

贺铭

郭少

贾兴

申建

王泽

向元纬




三零一度战队:

 杨聪

 白庶

高杰

李亦辉

钱文举

孙明进



皇风战队:

田森

何伟堂

任俊驰

沈万河

徐汇柳


呼啸战队:

唐昊

刘皓

郭阳

林枫

阮永彬

赵禹哲



【账号卡】


兴欣战队:

沐雨橙风

小手冰凉

海无量

包子入侵

昧光

毁人不倦

一寸灰

寒烟柔

迎风布阵


蓝雨战队:

八音符

流云

涛落沙明

灵魂语者

 枪淋弹雨

绝色

蓝桥春雪

蓝河

春易老


微草战队:

王不留行

独活

木恩

竹沥

叶下红

飞刀剑

大戟)

冬虫夏草

防风

使君子

冰寒风似刀


轮回战队:

一枪穿云

无浪

吴霜钩月

笑歌自若

云山乱

残忍静默


霸图战队:

罗塔)

冷暗雷

零下九度

长河落日

百花缭乱

季冷


义斩战队:

斩楼兰

再睡一夏  

夜汐  

归去来兮

千叶若离

前方隔海


虚空战队: 

 青之驱 

全透明  

鬼灯萤火 

守灵者  

半透明


烟雨战队:

风城烟雨  

林暗草惊  

莫敢回手  

谁不低头


雷霆战队: 

生灵灭 

鬼魅才  

碎随风  

鸾辂音尘 

欲盖弥彰 

回云  

米修远


神奇战队:  

贝克克  

法不容情  

傲天斗法  

连进  

卡西本  

哈里斯


呼啸战队: 

唐三打  

暗无天日  

气冲云水  

鬼迷神疑  

愈灵者  

韶光换


三零一度战队:

风景杀  

潮汐  

星辰剑  

搬山  

零零柒


皇风战队: 

扫地焚香  

温柔天使  

闪存


百花战队:

落花狼藉  

花繁似锦  

傲风残花  

德里罗  

森罗  

季冷  

风刻



门牌号: 464612956

 @蒼夜凌雨 【苍苍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漏的我补上(*  ̄3)(ε ̄ *)】

 @亓楽 【谢谢九哥的帮忙~(*  ̄3)(ε ̄ *)】

 @中二少年王杰希 

 @勿棱 

 @雪岚 【岚也帮我看看有什么漏的我补上ww(*  ̄3)(ε ̄ *)】

【鄭徐】鼓勵的正確打開方式

※又是個OOC的趕腳orz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是藍雨客場打霸圖的日子,一到了會場,黃少天馬上就被張佳樂給拖走了,而鄭軒看到張佳樂後就是一直不停的咕噥著壓力山大。

為了今天的比賽,昨天藍雨眾人待在會議室研究了很多霸圖相關的資料。
_

“大家晚上好!!!”黃少天推開會議室的門跑了進來。

“少天,你來晚了。趕緊坐好。”

“喔喔好的隊長!!”於是黃少天趕緊在喻文州旁邊的位置坐下。

“都到齊了就開始吧。”喻文州平靜的說。

“我我我!!我先講!!!”黃少天好像等這刻等很久了似的,迅速的舉起手。

“好,少天要講什麼?”喻文州壓下黃少天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手臂。

『其實這場會議的參與人員只有兩個,一個叫喻文州,一個叫黃少天,對不對?』其餘眾人滿臉黑線的眼神交流吐露出了他們的心聲。

“就是,我剛才在跟張佳樂聊天…呸!是刺探敵情!雖然我只打探到他的出賽場次,而且我覺得他的出賽場次根本很好猜好嗎?!真是有夠沒誠意的,還是不是朋友啊!反正張佳樂說他擂臺賽第一個,團體戰是首發,就這樣。”黃少天講到一半越講越激動,所幸最後有冷靜下來。

“嗯,沒關係,這樣的情報也不錯了。不過少天,你不會是透露了我們的訊息吧?不然張佳樂前輩怎麼會跟你說這些?”喻文州稍微思考了一下發現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隊長你還真是夠聰明的…”黃少天一講,在場所有人都用一種看笨蛋的眼神看著他。

“欸,你們什麼眼神啊?!我才沒有說呢!我騙到情報後就機智的下線了!”黃少天一臉的"我好聰明對不對,快誇我!!!"

“黃少啊…你有沒有想過你到時上線的時候信息量會是多麼可怕?而且咱們明天是跟霸圖打,你會遇到張佳樂前輩的。不管是哪一種,想想都壓力山大。”

頓時,黃少天受到了暴擊,並且被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

“黃少是蠢吧?”

“嗯,是。”

“絕對是的。”

“這何止是蠢啊…”

以上是無視於黃少天本人就在場的談話。

“好了,雖然少天這的確不是什麼聰明的方法。我們接著討論一下明天的重点和战术。”喻文州看著旁邊快氣炸的黃少天,即使自己也覺得對方這行為蠻蠢的,但還是阻止了眾人的戲謔。

“首先按照少天得來的情報…”

“操!你們一個個憋笑的都去死吧!”黃少天惱羞成怒的不顧喻文州話才講到一半就打斷了。

“少天…”喻文州嘆了口氣。“我話說到一半。”

“隊長對不起!您繼續!”

“好的,所以擂臺賽,我們交出去的資料裡第一個是鄭軒。”

“誒?鄭軒?那不就是兩個彈藥的pk嗎?”徐景熙第一個反應過來。

“什麼?!我?天啊壓力山大!人家張佳樂可是聯盟第一彈藥欸…”鄭軒的生無可戀樣。

“沒事,反正最後一定還有黃少守擂頂著嘛!別擔心。”徐景熙拍了拍鄭軒。

“對,少天守擂。擂臺戰你們自己看著去發揮。至於團體賽,就跟之前說的差不多。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一會兒把細節部分發給你們,大家今天早點休息。”

“好的隊長!”

“好!”

“隊長晚安!”

“大家辛苦了!”

“隊長隊長咱們吃個宵夜怎麼樣?我現在肚子有點餓啊!!!”

“嗯,大家晚安。少天,晚了別吃太多東西。”

“好好知道了。”
_

“所以說我擂臺一開始就要對上張佳樂前輩,那我大概挑不掉霸圖的了。”對於一個玩彈藥的人來說,張佳樂自然是值得敬重的前輩,也是因為如此,鄭軒得知自己要在一開始就挑上百花繚亂的時候,他就堅信著被挑掉的一定是槍淋彈雨。

“鄭軒我告訴你,你就是幹不死張佳樂,至少也要刷掉百花繚亂80%的血量!80%不成至少也要有75%!沒刷掉你就別回來了,吃土去吧!!”終於從張佳樂那裡解脫了的黃少天一回到藍雨的席位就指著鄭軒罵嚷嚷的。

“欸黃少,你不知道這有多難啊!80%血量簡直壓力山大,而且80%和75%也沒有差很多好嗎…”

“黃少說著開玩笑的,鄭軒你盡力就好,咱們都知道這有多不容易。就好像你要我跟方士謙前輩比誰守護天使玩得比較好是一樣的。”徐景熙遞過一瓶水給鄭軒。

“景熙你好好人!”鄭軒一下子就往坐一旁的徐景熙身上倒。

“好了好了,你等等就要過去了。”徐景熙輕推了一把自己的"腰部掛件"。

“鄭軒,正經點。你要上場了。”喻文州出聲。

“是,隊長。”然後鄭軒站起來赴死般的往選手操作室走去。
_

不出意外的,鄭軒的槍淋彈雨被張佳樂用百花繚亂挑掉了。

但比較令人吃驚的是,鄭軒在槍淋彈雨倒下前居然把張佳樂的百花繚亂打到紅血了!其實說紅血也就是差不多剩一層血皮了。

至於觀眾們大多是疑惑的。“張佳樂今天怎麼了?居然能被鄭軒打到紅血?”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唯獨職業選手們知道,不是張佳樂狀況不好,是鄭軒狀況大好。

尤其是張佳樂自己的感受是最顯著的,從上場開始他就覺得今天這個藍雨的小伙子跟平常不大一樣,感覺比以前精神的多了。
_

走出操作室的鄭軒一眼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徐景熙。

“辛苦了。”徐景熙靠在走廊的牆邊,對鄭軒微微笑著這樣說。

“真的壓力山大,而且還挺累。”鄭軒如釋重負的甩甩手表示。

“不過你這場打得很好啊!”

“是呀,能打成這樣很好了。但我說景熙你啊,身為一個奶,我都被打死了還不奶我一口嗎?”

“死了還奶什麼呢…”徐景熙無奈的小聲說了一句,接著趁著鄭軒沒反應過來,拉過他的衣領就把自己的唇朝對方的唇瓣覆上去。

“這不是奶了一大口嗎?”放開對方的衣領後,徐景熙微微一笑。

“嗯,還要充電一下。”鄭軒說著一把抱住了徐景熙。

“好。”徐景熙的手臂環過對方的身子,在他背上拍了幾下。

===========================================

“加油!我等你回來。”鄭軒離席前往操作室前,徐景熙用口型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end.

这就是个鄭軒的生賀##

【雙葉】哥,回家吧

※大寫的OOC#大概#
※沒太多感情部份/吧#
_____________

葉修離家出走後的這幾年,葉秋不只一次到H市來找葉修,也不只是一次想帶人回去B市老家。

至於生日,兩人一直都是分開過的,其實說白了,也不算是分開"過"。

葉修,可能還有其他人幫他慶生吧!比如說隊友之類的,再怎麼不濟,少說也有蘇沐橙為他慶祝。

反觀葉秋,他上了高中之後就不過生日了。沒有葉修一起過的第一個生日,他是悶悶不樂的,就算有很多禮物也一點都不高興!

今年葉修的生日,興欣眾人決定要給葉修一個難忘的生日,於是他們從4月就開始籌備今天的事宜。
﹏﹏﹏﹏﹏﹏﹏﹏

“葉修,早安。祝你生日快樂。”葉修睡醒後下樓第一個碰到的是蘇沐橙。

“啊?喔,今天我生日啊?謝啦沐橙。”每一年葉修都是靠著別人的祝福才想到原來當天是自己生日啊!

“嗯,今年興欣要幫你慶生喔!”蘇沐橙笑了笑後說。

“喔…”

中午_

“呦?老板娘,今天吃大餐啊?”葉修看到今天的午餐後對著陳果這麼說。

“是啊!真是對虧了某人的生日!”陳果沒好氣的回覆道。

“碰!碰!碰!”葉修身後此起彼落的拉砲聲響起,而後彩帶灑滿了葉修一身。

“你們…”

“老葉生快!!”方銳打斷葉修想說的話,第一個喊出聲。

“啊…老葉生日快樂啊!”魏琛說。

“哈哈葉修生日快樂!”參與了拉砲行列的唐柔,看到葉修身上滿是彩帶後不禁笑了出來。

“沐橙呢?能開飯了嗎我餓了。”環顧了一圈,就連莫凡都到場了,葉修還沒看到蘇沐橙的身影。

“沐沐一下就來了!先別急著吃東西啊!餓一下會怎樣嗎?”陳果微怒的拍掉葉修伸向飯菜的手臂。

“好好好…我等就是了!唉,老板娘你手勁還是這麼強,不溫柔點小心嫁不出去啊!”葉修先是半舉雙手做投降狀,然後又輕撫自己剛才被拍掉的手臂抱怨了幾句。

“我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啊!”陳果怒嗆。

“果果?怎麼了?”走進隔間的蘇沐橙朝陳果偏了偏頭。“欸對了葉修,你看這是誰?”說著把身後的男人拉到葉修面前。

“誒?!?!長得跟老大一個樣!!複製人嗎?!”在葉修反應過來之前包榮興就開始沒頭沒腦的嚷嚷了。

“包子,你聽沒聽過"雙胞胎"?”羅輯朝著包榮興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嗯!聽過啊!吃起來跟甜甜圈很像的那個嘛!我覺得挺好吃的,不過這跟現在的狀況什麼關係?”

“……”羅輯表示,他閉嘴還不成嗎?

“笨蛋弟弟,你怎麼來了?”葉修的唇角勾起他特有的挑畔角度。

“來帶混蛋哥哥回家的!”衣著整齊的"葉修"惡狠狠的說道。

“欸欸,沐姐姐!他是老葉的弟弟啊?”方銳悄悄蹭過去蘇沐橙旁邊提出了疑問。

“是呀!怎么?難以置信嗎?”蘇沐橙說完對著方銳笑了笑。

“有一點啦…”方銳搔搔頭。

“先吃飯吧大家!”陳果瞟了眼時鐘,趕緊招呼大家開始吃飯。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葉修他弟弟在場的緣故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

吃完飯後_

“哥…回家吧。”他默默的走到葉修旁邊說了這麼一句。

“好久沒聽你這麼正常的叫哥哥了,多叫幾次唄?也許我心情好就跟你回去了。”葉修笑著聳聳肩。

“葉修!我就問你一句,你跟不跟我回家?”

“葉秋啊,我說過多少次了,我還有我想做的事,還不打算回去。”

“你到底還要做什麼?都拿了四個冠軍了,而且你不是也退役了嗎?”葉秋覺得他的孿生兄弟有點難以理喻。

“你也看到了,這個興欣是我帶起來的,我必須要負責。”葉修露出了認真的神情。

“好吧,我知道了。…這裡有空房嗎?我明天再回B市。”

“…要不你睡我房間吧。”

“那你…”

“沒事,我讓老魏去睡沙發。”

“喂!老葉我聽到了!”魏琛粗獷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嘖、聽力還真好。”葉修咂嘴。

“我打地鋪也成。”

“就這麼想留啊?跟我擠一床吧!不介意吧葉秋大少爺?”葉修戲謔道。

“不會。”

深夜_

起來上廁所的蘇沐橙發現外頭好像有什麼聲音,帶著一點點膽怯的推開了一道門縫。

『!』

“呃…葉秋?”蘇沐橙倒了兩杯水之後走到葉秋旁邊。

“蘇…沐橙?”葉秋皺了皺眉疑惑的看向對方。

“嗯,在想什麼?你看起來很苦惱,願意跟我說說嗎?”他遞了一杯水給葉秋,然後徑自坐在葉秋邊上。

“哥哥…為什麼不回家?他明明辛苦了這麼多年!雖然這都是他當初離家出走造成的,但這十多年來哥他不也過得很艱辛嗎?尤其他被嘉世驅離的時候,還有…呃、你哥…出意外的時候。”

“嗯,當初我哥走了的時候,葉修他照顧我真的很辛苦,被嘉世趕出來的時候,他離開的背影看起來格外單薄。但是他心中的那份榮耀一直都在,所以他堅強。他認為自己可以做更多的事,而不是被拘禁在上流的環境裡,所以才不回去的。但他其實,內心還是想家的。”蘇沐橙抿了一下水杯。

“那你覺得我應該帶他回去嗎?可是我又要怎麼帶他回去呢?”葉秋靜靜的盯著水面,自言自語般的問。

“你…帶他回去一家人好好談談吧,至於怎麼帶他走,你就………這樣吧?”

“行嗎?”

“行,肯定行!”

“好吧,謝謝你。女孩子早點睡,晚安。”葉秋禮貌的笑著。

隔天_

“葉秋?你要回去了?”葉修起床一下樓就看到葉秋倚著大門口旁的牆壁。

“嗯,是呀!再問一次:葉修,回家嗎?”

“不了,我送你到機場吧!”葉修走向前拍拍自家兄弟的肩膀。

“還是不要嗎?”葉秋無奈的笑笑,突然眼神一凜。“那麼,失禮了。”他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到葉修身後,一手刀就打在葉修的後頸。

霎時,葉修整個身體軟倒在葉秋臂彎裡。

“為了帶你回家,居然耗費了這麼多功夫,真是…就你這一大麻煩啊混蛋哥哥。”葉秋把失去意識的葉修放到接送的車裡,臨走前還朝蘇沐橙揮了揮手。“謝謝啊!”

B市葉家_

“唔、這房間…”

“葉修,這房間,就是你房間。”

“喂!笨蛋弟弟你居然把我打暈打包回來了?!”

“是,媽讓我來叫你出去吃午飯。”

“喔…”

這場午餐是在無聲中結束的,吃完飯之後葉修正想回房間拿東西再次逃出家門的時候,被一家之主叫住了。

“葉修你過來。”

“哈啊…幹嘛啊?”葉修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停住了回房的步伐。

“你真的不打算回來了嗎?”

“再過個兩三年再說吧。”

“好,就三年。我跟你媽都看開了,如果你真的執意都不回來了,我們也不能拿你怎麼樣,畢竟你也不年輕了。”

“三年…我就回來吧。”葉修握緊拳頭後又放開,下定決心似的說道。

“不管怎樣,這裡永遠是你的家。”

“謝謝…爸。”

後來_

“哥,你真的要回來了嗎?”

“嗯,不高興?”

“怎麼突然下定決心了?”葉秋故意忽視葉修的問題。

“呵,我能說我放不下你嗎?”葉修開玩笑的說。

他沒發現的是,葉秋的耳根子,紅了。

end.

雖然寫的不好,但請別打我,拜託!
好不容易趕出來了的說。。

【雙花】我上司是不是看上我了(5)

※架空#ooc#拖劇情系列#

前文: 01 02 03 0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和張佳樂分別後,孫哲平又走了大約半小時才到家,誰讓張佳樂他家和孫哲平的居所是反方向的。

漱洗完的孫哲平靜靜的躺在床上,好似在想什麼。

突然地,他開口了,在這除了自己以外空無一人的空間。

“張佳樂…原來是你。”

隔天_

“樂樂,這麼早?”自以為會比對方早到的孫哲平在看到張佳樂已經在地鐵口等著的時候,著實有些驚訝。

“還好,也沒多久啦!就比你早個一兩班車而已吧!今天比較早起。”張佳樂笑著說。

“昨天回去還好嗎?”

“什麼?!”張佳樂不解。

“呃…就是你、昨天不是…挺失落?”孫哲平試著用委婉一點的語詞解釋道。

“喔,那個啊,沒事沒事,我好得很!就是有點兒想他了而已。”張佳樂擺了擺手。

“沒事就好。走吧,我載你去公司。”孫哲平拍拍對方的手臂。

“嗯,好!”

公司辦公室_

“大孫!你十點有一個會議!”張佳樂一進辦公室就十分盡守職責的翻開行程表。

“我知道。”

“那你開會的時候我要去嗎?”張佳樂滿懷期待的問。

“可以不用,還是你想去?”

“喔~那就不去!”張佳樂期待的正是這段空閒時間。

“話說我能去找黃少天嗎?你們開會的時候。喻…副總應該也會去會議吧?”

“可以,黃少天應該不會出席今天的會議。”孫哲平想了下後說。

“誒?所以他平常會去啊?”張佳樂有點訝異,他以為黃少天不會去這類會議的。

“會,他會去幫喻文州紀錄會議內容,雖然他的紀錄就是把每個人說的話一字不漏的紀錄下來。上次開會的時候好像是被葉修氣到了吧,反正他這次說不想看到葉修的嘲諷臉,所以不去了。”

『又是葉修?』

“他…那個葉修,是什麼樣的人?真的像煩煩說的那麼嘲諷、那麼欠扁?”張佳樂總算是禁不住他的好奇心了。

“葉修那傢伙,能力確實很好,但也的確是夠欠揍的了。”孫哲平的表情讓張佳樂知道,堂堂孫總經理也在葉修那裡吃過癟。

“感覺是個討厭的人。”張佳樂撇撇嘴。

“呵呵,跟他相處,你絕對會氣得炸毛的。”孫哲平輕笑著作勢搖了搖頭。

“哼!我才不會炸毛呢!!”張佳樂反駁道。

經過兩人的閒聊,時間過得特別的快,一會兒就十點了。

“黃少天!黃煩煩!你在不?!”等孫哲平去了會議室之後,張佳樂就跑去敲喻文州辦公室的門。

“在在在!你等會兒啊!”室內傳出對方的叫嚷聲。“呦!張樂樂!你找我呢?先進來坐吧!別站在外面!”黃少天的動作和他的說話速度簡直是成正比的,說完已經拉著張佳樂的手臂進了辦公室。

“謝了,我問你啊,你會外文嗎?”

“什麼?樂樂你問的是英文還是什麼?如果是英文的話我還是會一點點的,至少日常用語yes,no,good morning, good night, hello,bye bye之類的,我都會!”

“…黃少天你這是得意自豪的表情嗎?這些我也會啊!是說一般人都該會吧…”張佳樂額上的三條黑線可謂是非常搶眼。

“比喻!那是比喻!!誰只會yes,no了!!”黃少天不服。

“所以你只會一點英文是吧?那麼公司還有沒有別人會外語的?”張佳樂決定放棄指望黃少天了。

“有啊!你可以去找業務部的妹子們。他們有時候會接外國的case。不過其實張樂樂你是要問哪國語言啊?德文法文義大利文希臘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意第緒語還什麼的?”黃少天一口氣數出了多國不同的語言。

“法文。不過我說你啊,最後一個是什麼鬼?!”

“啊?你說意第緒?那是猶太人說的語言。”

“…還真有這語言?”張佳樂傻眼。

“當然有,沒有我說了幹嘛?”黄少天理直氣壯。

“是說張佳樂啊,你哪國語言不要,偏偏要問法文!法文的話你只得去問戴妍琦那妹子了,不過戴妍琦可是業務部的大boss啊!祝你好運,張佳樂。”黃少天先是怨嘆後而鄭重的說。

“呃…為什麼?主管?”張佳樂這麼聽來是一頭霧水的。

“不,他也就算得上是個新人。但是我總覺得他很可怕,他每回看我和文州的眼神都特別奇怪!話說樂樂你千萬別和孫哲平一起出現在他面前,不然你們絕對會遭殃的!”黃少天解釋並警告道。

“啊,喔!知道了!那我去業務部看看!”張佳樂雖然還是有點不清楚,但他還是先應了下來。

“掰掰!喔,還有你什麼時候搬到獨立間跟我說一下啊!”

“嗯好,掰掰。”張佳樂背過身朝身後的黃少天抬了抬手算做道別了。

業務部_

“叩、叩、”張佳樂有禮貌的敲了敲門才推門進入。

“你好,請問你是…?”裡頭一個打著電腦的女孩停下手上的工作轉過頭稍微打量了一下張佳樂。

“張佳樂,新來的。”張佳樂一貫的在陌生人面前表現出他最冷漠的樣子。

“我是蘇沐橙,請多多指教。那請問有什麼事呢?”女孩點了點頭以示友好。

“戴妍琦…小姐在嗎?我有事找他。”

“在,你等一下。”蘇沐橙微微一笑,然後側身用指節敲敲旁邊另一妹子的桌子。“小戴,你別在玩電腦了,還玩得這麼專心,有人找你都不知道。”

“誒?有人找我?”戴妍琦抬起頭,視線掃到了一旁的張佳樂。“還是個這麼美型的藍孩紙!!確定是找我?”戴妍琦對著張佳樂用食指比著自己。

『就是他?挺可愛挺活潑的孩子嘛,黃少天怎麼說得那麼嚇人?』張佳樂納悶。

“嗯…黃少天說找你。”張佳樂點點頭。

“喔喔!那找我什麼事?要到裡面說嗎?云秀姐去開會了…那沐橙姐!裡面能借我們用一下嗎?”

“應該可以吧…”蘇沐橙微作思考。

“嗯嗯!那…呃、你說你叫什麼名字?”戴妍琦因為剛才用電腦用得太認真所以沒注意挺張佳樂他們說話,因而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進而感到有點尷尬。

“張佳樂。”

“嗷嗷!人長得好看!名字也好好聽!”戴妍琦的眼睛簡直要變成星星眼了。

“呃…謝謝?”張佳樂第一次被這麼誇讚,並不是很習慣。

“我想想啊…就叫樂樂吧!”戴妍琦雙手一拍就這麼定了。“那麼樂樂你找我什麼事?”

“聽說你會法文?”張佳樂坐定位子後趕緊切入話題。

“嗯,會一些。”

“那…這個你知道什麼意思嗎?”張佳樂拿出手機翻到昨天孫哲平去結帳前他偷拍起來的帳單。

“呃…你說這個嗎…?”戴妍琦猶豫的指著那排稍較顯眼的文字。

“是呀!什麼意思啊?大孫說是特別的。”

“大孫?你指的是我們總經理嗎?”

“嗯哼,沒錯啊,怎麼了?”

“那個啊…樂樂你確定你想知道這什麼意思?”戴妍琦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眼神似乎也變了。原本看著張佳樂的眼神純粹是一種欣賞,而現在…已經沒法形容了。

張佳樂看著戴妍琦有點怯怕的輕點了一下頭,“嗯…什麼意思?”

“首先,我先問問你跟孫總的關係是?”

“上下屬關係?朋友關係?還有別的嗎?”

“那我建議你別知道比較好。”

“沒關係,告訴我什麼意思!”張佳樂的好奇心可說是非常旺盛。

“你先冷靜點,聽了別衝動啊!”

“嗯好。”

“通常…一般上下屬和朋友吃飯是不會點這個的。這是專門設給情侶的。”

“我日!”

“欸樂樂你…”別爆粗啊!

“去你大爺的孫哲平!誰他媽跟你是情侶了啊!操!”張佳樂一反剛才留給蘇沐橙的形象,整個人都暴走炸毛了。

遠遠位於會議室的孫哲平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呦?老孫感冒啦?還是有人在叨念你?”傳說中的葉修如是調侃道。

“大概是感冒吧,我會多注意的。”

“呵呵我看該是有人叨念吧!”商務部部長楚云秀輕佻的聲音這麼表示。

“是呀,估計是有人叨念你呢。”疾筆振書的喻文州抬起頭衝著孫哲平笑著說。

“哈!誰那麼無聊叨念我!”孫哲平自解自嘲的說。

“指不定就是有人這麼無聊,而且是誰你應該心裡有數吧?”喻文州輕啜一口茶。

“咳咳、喻文州你別多話,咱們繼續開會!”孫哲平企圖轉移話題,把重點帶回會議上。

而此時那位無聊的張佳樂還在心裡盤算著等會兒要怎麼跟黃少天抱怨他上司調戲自己呢!

果然才認識沒幾天,他倆就真成了很好的朋友,正如同黃少天一開始所說的一樣。

其實要不是張佳樂記得小時候隔壁家的小哥哥大了自己三歲,他都要懷疑黃少天就是他一直在找的人了。

雖然他後來跟孫哲平講起這事的時候,孫哲平一直笑他說是他的邏輯思考能力不足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tbc.


新開的語C招新啦!!!! 詳情見這!!!

【喻黃】一睁眼变成队长了怎么破在线急等!!!(22-25)

※ @慕言莫念   我承認我卡文了#
※想不太到梗了#然而還是得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2_前言

一個禮拜過去,藍雨眾人表示,這一個禮拜真的是不堪回想,他們恨不得忘掉這一個禮拜發生的事,然而那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想忘也忘不了。

第一天,一大早的就引起軒然大波,食堂裡是各種混亂,眾人的手機還被喻文州收走了。

第二天,沒手機可用的藍雨隊員們被迫在空檔時間只能看自家正副隊膩歪,當天墨鏡又報銷了不少。

第三天,基本上大家都已經習慣了,BUT!!喻黃兩人的花式秀恩愛如果是這麼容易就被習慣的,他們還會是聯盟第一閃嗎?喔、其他人表示,已經不只是聯盟了,根本就是全國。

第四天,正如前一天所說,聯盟模範情侶的兩人又做了非常虐狗的事。現在要說的,就是這天發生的種種。

23_早上

每天早上,藍雨-除了正副隊-的眾人都在猜測今天上午的食堂又會被引起怎麼樣的混亂並預防一早就被閃瞎雙眼。

由於第一天黃少天說過這次嘗試的方法要執行一個禮拜,因而大家都還算蠻放心,至少不會一大早就受到驚嚇的暴擊吧!

“大家早安!”黃少天像是宣告藍雨全員集體失明般的聲音響起,雖然知道可能會殘害到自己的視力,但眾人還是不怕死的把視線轉向了門口。

“誒?今天好像也挺正常的呀!呃、跟之前相比的話。”宋曉說。

“不,有點不大一樣的感覺。”徐景熙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這違和感…壓力山大…”

“你們還沒發現嗎?隊長和黃少的衣服。”李遠真相了。

“對耶!黃少你怎麼穿隊長的衣服?看起來比較長欸!”成功收到用喻文州身體的黃少天給的一記眼刀後,盧瀚文又繼續說了,“不對,這本來就是隊長,所以是隊長你幹嘛穿隊長的衣服啊?可是這樣講起來也沒什麼不對的…”盧瀚文陷入了語文漩渦,目前感到非常的苦惱。

“瀚文,你應該要說,為什麼用著少天身體的我要穿自己的衣服而不是少天的衣服。”喻文州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忘教導自家戰隊的小孩子呢!

“嗯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啊?”

“同問!”大部分的人跟進。

“你們這問題有意義嗎?這肯定又是什麼"據說可以換回來"的方法之一。讓我猜,這絕對是一不靠譜的!”鄭軒不愧是跟喻黃兩人同期的選手,相處了這麼好一段時日,他已經摸清了這兩人能搞出什麼樣的烏龍。

“的確,這是一個方法沒錯!畢竟穿情侶裝一個禮拜什麼的,不做點別的事就太浪費時間了!”黃少天義正辭嚴的說。

“是,所以我們又找了一個辦法。今天我們的生活用品全部都要換著用。”喻文州補充道。

“你們…不會連貼身衣物都換了吧…?”宋曉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懵逼的。

“哈哈哈…這不重要啦,有差嗎?沒有!!所以不干你們的事!去去去,都散了吧!吃飽太閒啊你們!”黃少天趕緊的把話題帶過,迴避了宋曉的問題。

“太無聊的話,今天加訓。”喻文州護妻般的表示。

“哼哼,看黃少這反應,絕對有的!”盧瀚文前腳才剛踏出食堂,就和走在前面的前輩們這樣說。

“這是當然的,而且隊長未免也太寵黃少了吧,我還沒吃完早飯呢!”被喻文州的發言嚇得不顧早飯吃完與否就跑出食堂的徐景熙憤憤的說。

“盧瀚文你閉嘴!!還有徐景熙你個吃貨也是!”黃少天的怒罵聲從食堂傳到了走廊。

24_中午

其實今天這個比起以前的真的沒那麼虐狗了呢!

…至少直到中午他們看到喻文州和黃少天互餵午飯之前是這麼覺得的。

據他們的說法是:不知道餐具要不要換,所以乾脆共用。

天啊!!再待在藍雨我們會瘋掉的!!即使隊長的確是個好隊長,黃少的確是個很強的劍客,當然他們同時也是我們很好的的伙伴,但我們實在無法忍受了!!

曾經有個大膽的去跟兩人提過這事,可是不但沒有改善,那人還受到了來自恩愛狗的一萬點傷害。

當時喻文州聽完之後只是笑笑:“是嗎?那你大概沒戀人吧,所以不會懂。”說完還以一種柔情似水的眼神看著一旁的黃少天並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衝鋒人員重傷,急救無效,陣亡。

以黃少天那耐不住無聊,吃飯一定得講話的劣性,他們吃飯總是可以吃很久,尤其現在又是互餵著的。

為了避免自己在這刺眼的粉紅環境待太久,其餘眾選手決定速度的吃完然後回房休息。

才不是逃呢!哼!

25_晚上

洗完澡的喻文州披著黃少天的皮,穿著自己的白襯衫站在鏡子前欣賞鏡子裡黃少天穿男友襯衫的樣子。

其實喻文州也就只高了黃少天兩公分,基本上黃少天就是穿喻文州的衣服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但這必須以"衣服合身"為前提,偏偏喻文州有時買衣服會可以買得大一點,只要不是重要場合,他就不會穿完全合身的衣服。

於是,黃少天的身子套上了對自己而言顯得略大的襯衫,看起來就特別誘惑了。

白衫下襬輕輕的貼在黃少天白皙的大腿根,後邊的布料剛好遮蔽住他翹挺的臀部。

沒完全把扣子扣起的喻文州在鏡子裡似乎還能隱約看到黃少天胸前誘人犯罪的粉紅。

出浴室後的看到這一幕的黃少天整個人是傻掉的。

“喂喂喂!!隊長你在幹嘛啊!操,他媽這太羞恥了!隊長你不要亂用我的身體幹這種你自己意淫的事好嗎?!天啊,我說認真的!還有隊長你不要穿成這樣然後還一臉無辜的看著我,這可是我的身體、我的臉!!”黃少天瀕臨崩潰邊緣。

“可是少天穿我的襯衫很好看啊!”喻文州裝得純良的說。

“那你好歹給我穿件褲子吧!還有你扣子也不扣好!喻文州你個大變態!!”黃少天崩潰了,他抓亂頭上喻文州的髮,一臉的生無可戀。

“有穿內褲啊!內褲不也是褲子嗎?”喻文州微微偏頭,裝作天真的看著對方。

最後,黃少天卒,他無言以對了。

喻文州看了眼這樣的黃少天後,笑了笑,決定給黃少天一個臺階下。

“少天,睡覺吧!”

“好好好!睡覺!關了燈就看不到這麼羞恥的自己了!”黃少天從善如流的把自己摔在柔軟的床上,用枕頭壓住自己的頭。

“少天,躺好。不要壓著頭。”喻文州抽走他的枕頭,讓黃少天稍坐起來一點才把枕頭重新擺好,扶著對方躺下。

“嗯嗯!隊長晚安!”

“晚安。”喻文州關燈後揉了揉枕邊人的腦袋,才躺下並閉上雙眼。

『但願今後一切順利。』兩人不約而同的默默祈願著。

tbc.

這麼久沒更真是抱歉了!!

而且量也沒有比較多orz

就當是體諒我生病吧

是說我這次這2000+字全是在學校寫完,通勤時打上的x

50fo點文


嗯...50fo沒截到...

開個50fo點文,我寫過的cp都接,大概接個3篇左右吧...

然後希望點cp是自帶梗的ww

最後,可能會欠一陣子,畢竟我雙花還沒更完,而且喻黃聯文也還在更,不過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生病了,身體不舒服

當然沒人要理我的話,這點文帖就作廢了ww

↓ 以下CP應該可以產的比較快(部分按照tag排序)↓ #佔tag歉#

显示更多内容